成都涉案车无处放 宝马7系卖废铁50元一吨(图)

□本报记者 刘宏顺 钟振宇

“宝马730?”“50元一吨。”春节前一周,成都市温江区警察李冬翻开刚刚报废的一批汽车目录,苦笑着摇摇头。

但这是迄今唯一的处理方式。“再放下去恐怕连这个价都没有了,还要耗费停车费用、看守人力成本。”

事实上,相比涉案财物“天上地下”的价值悬殊,更让李冬揪心的是,由于处置渠道不畅,当地公安局涉案财物集中管理中心的涉案车辆管理分中心已全部堆满,新来的涉案车辆已经无地可放,其他中心也接近饱和。

本该“物随案走、案结物清”的涉案财物为何滞留?处置渠道堵塞症结何在?去年以来,成都市温江区在全省率先开始探索滞留涉案财物管理改革。

场地告急

公安大院停满涉案车辆

涉案财物保管向来敏感。“由于条件限制,以前涉案财物都是由办案单位自己保管,加上制度不完善,难免出现不规范的地方。”多年前媒体曝光某地警员私分涉案财物的报道,至今让成都市公安局法制支队副支队长郑雅丽印象深刻。

算上基层派出所,温江公安共有办案单位17个。2011年,温江在全省率先建立涉案财物集中管理中心,17个单位的涉案财物保管权统一集中上交。也是从那时起,李冬正式调任分局装财部门,专门负责涉案财物管理。

随着涉案财物越来越多,保管用地让公安机关伤透脑筋。“珠宝、首饰、名人字画这些还好,体积小容易存放。最怕的是非法集资案,桌椅板凳拖一大车来,整个库房顿时就塞满了。”李冬记得,一次办案单位扣押了几株海棠树,为了不让树死掉,最后只能在同事的农村家里找了一块水田栽下去。

最伤脑筋的要数汽车——不仅体积大,保管时间长了还要折旧贬值。

温江公安分局法制大队大队长杨汉忠回忆,为妥善保管,涉案车辆最初就停放在公安局大院里,但以每年10多台的速度递增,公安局大院的公共空间很快就被涉案车辆全部占领,后来停车场虽经两次搬迁,但新的停车场又很快停满。更令人痛心的是,几年风吹日晒下来,这些涉案车辆价值急速“跳水”。

据介绍,涉案车辆中有不少毒贩的作案车辆,像大黄蜂、奔驰轿车、房车等,由于搁置时间太长,现在基本成了废铁。不止是温江。公安局大院变成涉案车辆停车场的类似问题,在成都金牛区、阿坝州等地更加突出。

由于进多出少,近5年来,温江涉案财物保管中心的体量迅速扩大——中心保管的涉案财物数量过万件,场地由一个扩展至现在的“1个中心+3个分中心”,共计3000余平方米,其中包括一个占地2300多平方米的室内仓库;与此同时,人力成本不断增加,除新增5名文职外,还引入了保安公司看护财物。

出口不畅

涉案财物交不出去坐等贬值

2015年,温江公安局首次对涉案财物进行清理,结果让杨汉忠大为吃惊——万余件涉案财物中,2400件所涉案件法院已经判决,属于滞留。“不解决涉案财物出口问题,中心扩建得再大,也有堆满的一天。”为弄清滞留原因,杨汉忠找到这些案件当年的卷宗。

逐一梳理中,症结渐渐清晰——“检察院和法院都没有建立专门的涉案财物保管仓库,有时对刑事诉讼中的涉案财物就没有接收,导致在案件处理时未对涉案财物一并处理。”杨汉忠分析。

据业内人士介绍,即使法院在判决书上明确依法没收非法所得,涉案财物上交财政,但由于过程繁琐,责任主体不清,大多数情况下均未执行。比如对于法院判决没收上缴国库的涉案财物,法院往往是直接通知办案单位上缴国库,但按照《成都市罚没财产管理规定》,上缴国库的执行主体应为法院和财政部门,而事实上在执行过程中,财政部门不接收实物只接收资金,也不派人参与涉案财物拍卖过程。

涉案财物出口不畅的问题日益突出。李冬介绍,2011年以来,所有刑事案件的涉案汽车,一辆也没有移交出去。

2015年7月,在温江区政法委协调下,当地公、检、法、财政等部门首次聚在一起,商量到最后,“几方决定,2015年之前的存量委托公安局牵头拍卖解决,2015年之后的由法院执行”。

这是当地公安第一次操作车辆拍卖。“起拍价多少?拍卖公告如何草拟?这些我们都不清楚。”请教了几个单位,李冬才找上了温江区物价鉴定机构的门。

但鉴定也不是一帆风顺。31辆涉案车辆中,最长的已搁置10年,“很多车已经完全没电了,仪表盘不能显示,有的甚至连引擎盖都打不开,物价中心最终的结论是‘无法鉴定’。”

据红牌楼一家有资质的车辆鉴定机构鉴定,参与鉴定的涉案车辆中,17辆已无实际使用价值需要报废,其中就包括按50元一吨废铁处置的“宝马730”,其他还有使用价值的车辆最高也不过万元。记者看到,一台2003年上户的宝马汽车最终评估价仅3000元。

联动管理

四部门携手能否打通“出口”

2015年7月,温江区公安分局的涉案财物集中管理中心,正式升级为温江区刑事诉讼涉案财物集中管理中心。这是全省首个“党委领导、公安为主、部门协同”,公、检、法、财政等部门共同参与的跨部门涉案财物集中管理中心。

新建成的温江区刑事诉讼涉案财物集中管理中心有行政涉案库、刑事涉案库、大件物品库和贵重物品库四个分中心,中心还增加了涉毒、涉密、电子物证保管箱、电子监控等专业设备。

为了让涉案财物活起来,《成都市温江区刑事诉讼案财物集中管理实施办法(试行)》正式出台,明确了公安、检察院、法院及财政对涉案财物处置的责任、权限和时间要求。

在政法委牵头下,公安、法院、检察院等部门首次打通政法专网,建立起公安内网信息管理平台和公检法专网信息管理平台,并研发了双网并行的涉案财物管理系统。

李冬介绍,通过公检法专网信息管理平台,涉案财物的登记、入库、管理、调用、出库、归还、处置等环节全部网上流转,实行“一案一码、一物一码”的信息化管理模式。通过与涉案物品一一对应的二维码,可以清楚地查询到其流转情况,试图解决过去涉案财物情况掌握难、日常监督难、责任落实难等问题。

新中心能否杜绝权责不明晰、移送不通畅、处置不及时等老问题?记者了解到,新中心成立以来,迄今四部门尚未联合进行涉案财物处置。不过,杨汉忠表示“很有信心”。


实地调研看中国农村光棍危机

农村单身人群的种类概括为一句话就是贫困单身,这种贫困一方面是自身因文化水平,家庭经济能力等问题造成,另一方面是农村地域条件的限制,基础设施落后,很多农村地区寻求致富出路,但并未取得满意的成效。


在苏荣女婿身上反思染缸效应

岳丈落马,女婿被查,偶然性与必然性交织在一起。曾经被扭曲的权力生态,正渐次收进制度的笼子。然而损失已然,已经无法挽回。


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真不堪吗

有太多“门当户对”的爱情关系并不是自由选择的结果。相对于自由地相爱的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关系,不自由的“门当户对”其实更不堪。


创业就是找不舒服

创业成功的概率实在太小了。万一你在创业的过程中失败了,不要丢弃自己的梦想,爬起来继续做。王石去看褚时健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一个人的高下,不是看他成功还是失败,而是看他失败以后的反弹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