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学者称许多中国父母愿冒险留下超生女孩

参考消息网3月29日报道 外媒称,中国人不喜欢女孩,对吗?就像有关中国及其独生子女政策的很多成见一样(包括认为该政策限制大多数家庭只生育一个后代的观念),这种认识是大错特错的。

据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3月27日报道,《中国被藏匿的孩子们》一书作者凯·安·约翰逊花了几十年时间对农村地区的人们进行采访,试图反驳西方认为中国农民 厌恶女儿的错误印象。她在书中记录了一个又一个农民为了获得家中有女儿这样的宝贵恩赐而不惜冒失去生命、四肢和兴旺的风险的例子。

报道称, 去年被废止的独生子女政策常常让这样的事情难以实现。由于儿子在中国被认为是养老金的等价物,大多数农民可以合法地进行两次生育尝试以便生下一个男孩:如 果他们的第一次尝试成功了,他们必须就此停止。如果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是女孩,则可以再尝试一次。但是如果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孩子仍然是女孩的话,这些女孩便 处在了十分危险的境地。通常的看法是:许多女孩被轻率地遗弃,甚至陷入更糟的处境。

约翰逊的书讲述了一个令人完全意外的故事:许多父母为了把“超生”的孩子留在家中而进行了极大的抗争,为了留下一个女孩他们常常要冒与留住一个男孩同样大的风险。

报 道称,约翰逊也是一个中国孩子的母亲。在近1/4个世纪的时间里,大约12万名作为独生子女政策的上述意外后果的孩子被外国家庭所领养。约翰逊是美国汉普 夏学院从事亚洲问题研究的教授,她为了自己女儿着手探究这一政策背后的故事。她写道:“从中国领养的孩子在美国的成长过程中离不开具有种族意味的解释,这 些解释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中国作为一个不珍惜女儿的地方的形象,在这个地方女儿们被看做是‘赔钱货’”。

她希望更正这样一种形象。她和自己的研究团队采访了350名曾遗弃婴儿的父母、1000个领养本国儿童(通常是以非正式方式)的中国家庭以及800个为避免罚款、强制节育甚至孩子被查扣而把孩子藏起来的家庭。

她的研究得出了恰恰相反的结果:绝大多数的失衡发生在第二次生育时,那个时候更多的家庭拼命想再尝试生下一个男性继承人。他们对于第一个孩子的性别的态度可能比较淡定,因为如果第一个是女孩的话,还有机会再生一个。第一次生育可以更好地体现人们对子女性别的偏好。在得到独生子女政策许可的时候,中国几乎与其他文化一样并不在乎新生儿的性别。

报道称,对于计划生育政策的报道从来就不缺少。但是却没有人曾经如此出色地讲述过这样的故事——即为什么中国人要遗弃自己的女儿的故事以及——甚至更加有趣的——为什么他们不遗弃女儿的故事。(编译/曹卫国)


2020年,洪秀柱能获胜吗?

洪秀柱领导的国民党所要应对的挑战既是长期的,也要应对民进党的打压。洪秀柱需要摆脱国民党现在的颓势,需要指出民进党在“转型正义”下所掩盖的非正义目标。


最严调控出台,房价迎转折?

中国房地产的好日子早已经结束了,中国房地产经济也已经结束,开发商要做的,就是赶快去库存,清资产,而不是幻想再来一次火热的春天。


人才满天飞 ,乱人心误青春

你有“千人”、我有“万人”,你有“长江”、我有“黄河”……近年来,各部门,各省市出台的创新人才计划有近百个,名目繁多的“帽子”满天飞,为全世界独有。


女大学生宿舍产子身亡谁之耻

一个在校的女生,在临盆分娩时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帮助,独自在宿舍冒着巨大的风险产子,无论是分娩时的自然死亡,还是绝望中的自杀,这样的高校对她来说是怎样的一个凄冷荒原与暗黑丛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