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部分乡村教学点教师面临断档:年轻的不愿来

新华网银川4月12日电(记者靳赫) 在宁夏西吉县李岔村,58岁的张怀春费力地从水窖里提出一桶之前收集来的雨水。这桶水足够他和9个孩子用好几天。

张怀春是李岔村高山教学点唯一的教师,即将走过他在农村教学点任教的第39个年头。“从19岁毕业那年起我就一直在村里任教,那时候教学点有两个教师、三个年级,最多的时候有37个娃娃。”回忆起往事,张怀春的表情有些复杂,“这些年走的人越走越多,教师就剩我一个,娃娃剩下9个,只能凑够两个年级。”

在素有“苦瘠甲天下”之称的宁夏西海固地区的农村,人们或外出打工,或移民搬迁,村里的人越来越少,于是农村便有了许多年级不全、不成建制的教学点,这些教学点一般只有一两名教师、几个到十几个学生。记者采访发现,一些教学点原有的老教师即将退休,却找不到愿意接替他们的年轻教师。

“现在像李岔村这样的教学点大多是老教师在坚守,教师退休后很难找到接替的问题比较普遍。”西吉县屏风镇中心小学校长赵万江说,年轻人一般是派不进农村教学点的,即使派进来也留不住。“尤其是刚毕业的学生,在大城市里生活惯了,一下到农村教学点,落差太大,根本接受不了。”赵万江说。

对于农村教学点老师退休后谁来接班,目前采取的解决方案有两个,一个是从周边教学机构调人,但农村教学资源本就紧张,往往无人可调;另一个是返聘退休的教学点老教师。在西吉县王庆川教学点,唯一的教师赵怀忠去年已经退休,因为无人接替,只得接受返聘重新走上讲台。“我先前一直在想,我退休了娃娃们谁来教?”张怀春说,如果找不到人来接替,自己愿意接着干,“但是万一哪天我真的干不动了咋办?”

农村教学点的存在,往往和地理环境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撤并、转移学生面临着许多实际问题。以高山教学点为例,到最近的完全小学有至少2.5公里的路程,而且要翻过一座山头,而李岔村二年级学生张娜娜家离高山教学点又有2.5公里多,如果将她转移到李岔村完小就读,每天上学至少要走10公里山路。“一、二年级的学生年龄太小,不适合长途跋涉,若是留校住宿,一来生活自理能力达不到,二来也会因为长期离开父母而造成亲情教育的缺失。”赵万江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年轻人不愿到农村教学点任教,也是出于现实的考虑。在宁夏泾源县底沟村教学点,记者见到了两位年轻的代课教师。25岁的于广银2008年高中毕业后回乡任教,不久又将自己中专刚毕业的妻子马吟也叫来一同任教,但两人都没有编制,当时每月只能拿到600元的工资。

“我干了一段时间觉得很苦闷,就在家里呆了一个星期没有上课,结果村里人一趟趟地跑来劝我留下。”马吟说,最后她带的9个学生全体来到她家,站着光哭不说话,之后她在家里哭了两天,还是决定回来。谈到以后的发展,马吟说:“都到这儿了,还谈什么发展?我就是放不下娃娃们。”泾源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马志清说,现在支撑着所有教学点代课教师们继续坚守的,只有那份“放不下”。

太阳逐渐偏西,张怀春将孩子们一个个送出校门,看着娃娃们雀跃的身影,他叹了口气,挺了挺已微驼的脊梁。

编辑:SN14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李健的郁闷与愁苦你不明白

如果你不是一个真正的理工男,你根本不可能明白李健的郁闷与愁苦——成名的李健,是梦;真实的理工男,是噩梦。


【解局】短命的昆明新书记

又是昆明!2014年7月12日,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因涉嫌违纪被免职。8月,高劲松从曲靖市委书记任上补缺昆明,这屁股还没做热,又被纪委一把拽了下来。


医疗费跑赢GDP是社会之耻

20多年来,我国医疗费增长率基本都维持在14%以上,这个速度不仅远超了GDP增长率,更远超了国民收入增长率。国人的人均收入每年都在增长,却发现看病的负担越来越重;近几年来,医保覆盖率达到95%,却发现扣除医保报销部分之后,仍然要支付很高的医疗成本。


中国游客真的那么不文明?

也有一些所谓“不文明现象”,其实是某些国内“思想家”臆想的“洋规矩”,对这类“民族劣根性”的“反思”、“批判”,通常是国内热火朝天,国外却莫名其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